2020年12月9日下午4點(diǎn)半,由成都市龍泉區區委員宣傳部牽頭,四川省通俗文藝研究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陳家甫,四川省文聯(lián)張英共同創(chuàng )作,四川國秀文化藝術(shù)傳播有限公司制作的“掃黃打非”音樂(lè )情景劇《正道》在成都市龍泉驛區洛帶古鎮江西會(huì )館演出。

鄭道(左1,鄒成勇飾)和青梅(左2,蘇愛(ài)婷飾)在交談
     《正道》該劇反映了某區“掃黃打非”辦副主任、文化市場(chǎng)綜合行政執法大隊大隊長(cháng)鄭道,在“掃黃打非”行動(dòng)中,發(fā)現老同學(xué)青梅的老公黃非的印刷廠(chǎng)涉嫌非法印刷黃色書(shū)籍。青梅為了爭取減輕對老公的處罰,想請鄭道幫忙。二人約在雨中情茶樓相聚,鄭道在人情和糖衣炮彈前拒絕違法幫助青梅。就在這時(shí)青梅接到了派出所的電話(huà),得知兒子黃光在學(xué)校偷看黃色書(shū)籍上癮,沉迷嫖娼,患了性病。青梅向鄭道舉報兒子看的黃書(shū),結果發(fā)現居然就是老公的印刷廠(chǎng)印刷的。青梅對兒子的現狀悲痛欲絕,對老公的違法行為恨之入骨。她最終醒悟,積極配合執法部門(mén)調查處理。

鄭道(左1,鄒成勇飾)拒絕幫忙,青梅(左2,蘇愛(ài)婷飾)反應激烈
     《正道》情節緊湊嚴密,轉折意料之中情理之外,通過(guò)一個(gè)“幫忙”的小故事,表現了鄭道和法律的敬畏,恪守職責的使命擔當。青梅起初為了救老公而賄賂鄭道,為了給兒子“報仇”而向鄭道舉報兒子看的黃書(shū),展現了一個(gè)為了家庭操勞的女性形象。兒子黃光因為沉迷色情誤入歧途與母親抱頭痛哭,其后悔萬(wàn)分,悲痛欲絕。黃非起初對自己的違法犯罪毫不在意,得知兒子因為自己印刷的黃書(shū)陷入深淵后崩潰懺悔,撕心裂肺地喊出“報應吶!”劇中的角色形象十分鮮明生動(dòng),演員的表演貼合到位,感人至深,贏(yíng)得了臺下觀(guān)眾的熱烈喝彩。

青梅(左2,蘇愛(ài)婷飾)與黃光(左,1王正宵飾)抱頭痛哭

青梅(左1,蘇愛(ài)婷飾)和黃非(左2,田浩飾)紛紛崩潰

黃光(左1,王正宵飾)、青梅(中,蘇愛(ài)婷飾)、黃非(左3,田浩飾)在悲痛
      《正道》作為音樂(lè )情景劇,結合了視頻,川劇,LED背景等多種形式與演員的表演進(jìn)行配合,增強了藝術(shù)感染力。比如開(kāi)頭播放“掃黃打非”宣傳視頻,一方面激發(fā)了觀(guān)眾的觀(guān)看欲望,另一方面闡釋了《正道》的主題。在派出所打來(lái)電話(huà)時(shí),青梅的現場(chǎng)表演與背后LED屏幕上播放的派出所警察打電話(huà)的情景相配合,同時(shí)呈現了兩個(gè)不同空間的人物狀態(tài),更具真實(shí)感,更容易將觀(guān)眾的情緒帶入劇情發(fā)展當中。在青梅得知兒子因為偷看老公印刷的黃色書(shū)籍并誤入歧途時(shí),唱起了悲涼的川劇唱段:“黃賭毒是魔鬼,害人害己害子孫……”這樣更加戲劇化、藝術(shù)化的表現形式大大增強了生動(dòng)性和感染力,有的觀(guān)眾甚至流下了眼淚。
   陳家甫強調:“《正道》之所以能夠達到這樣強的表現力,是因為借鑒了自己所創(chuàng )的‘海劇’,把不同的藝術(shù)形式以及高科技結合起來(lái),創(chuàng )造觀(guān)眾樂(lè )意享受其中的藝術(shù)作品。”

陳家甫錄制開(kāi)頭宣傳視頻

陳家甫會(huì )長(cháng)(右3)與演員們合影
        演出結束后,演員們下臺離場(chǎng),有觀(guān)眾特別上前來(lái)夸獎:“演的好!”大家紛紛認可劇本的創(chuàng )作和演員的表演,覺(jué)得非常感人,有很強的“掃黃打非”宣傳啟發(fā)效果。      
   陳家甫表示:“非常榮幸能夠參加這次‘掃黃打非’專(zhuān)題演出,將繼續努力進(jìn)行劇本創(chuàng )造,希望帶給觀(guān)眾欣賞性、藝術(shù)性、宣傳性相結合的優(yōu)秀作品。”大家合影留念,演出圓滿(mǎn)完成。